原水泊梁山老大王倫為何落得失位亡身?

2020-12-11 06:43:17 作者: 原水泊梁山老

  王倫能當上寨主,證明他還是有些氣場的。但王倫的氣場太小,弱弱的名號“白衣秀士”便是證明。他的三位副手,名號反倒是震山響:摸著天杜遷,云里金剛宋萬,旱地忽律朱貴。三人的名號又有天,又有地,又是“千”,又是萬的,聽起來相當有力度。

  可惜的是,幾條響當當的漢子,在白衣秀士王倫的領導下,毫無好漢模樣,竟似妖魔一般。這時候的地妖星杜遷、地魔星宋萬、地囚星朱貴,干的都是殺人的勾當。林沖初到梁山,看到“濠邊鹿角,俱將骸骨攢成。寨內碗瓢,盡使骷髏做就。剝‘F人皮蒙戰鼓,截來頭發做韁繩”,一片尸骨滿目、陰森恐怖的場面,猶如魔窟。

  王倫作為寨主,是梁山的主要責任人,梁山走什么路、扛什么旗,都需要他來安排。從王倫治下的梁山總體面貌上看,這個單位很黑很暴力。

101-131202093430G4_副本.jpg

網絡配圖

  與梁山不遠的石碣村漁民阮小二說,這一伙賊男女,“打家劫舍,搶擄來往客人”,霸占水泊,以至于靠山吃山、靠水吃水的窮苦漁民因此“絕了衣飯”,偌大個水泊,連條五六斤的鯉魚都很難打到,讓人“一言難盡”。王倫治下的梁山,不管弱勢群體利益,不管窮苦百姓溫飽,一門圖利,大吃特吃窩邊草,一點都不仁義。

  梁山探子朱貴,按照寨子的總體安排,專門打探來往客商的情況,沒錢財的放過去,有錢財的報告給山寨,山寨派人打劫。打劫的主要方式是殘忍地殺人,無恥地越貨,累累尸骨用作常備物資就是證明。放哨之余,朱貴也會尋機對有錢的單身客商下手,輕的“蒙汗藥麻翻”,重的“登時結果,將精肉片為羓子子,肥肉煎油點燈”。王倫治下的梁山,不管無義之財還是有義之財,不管大財還是小財,若有機會一律打劫,一點都不講道義。

  王倫是秀才出身,雖然不及第,好歹也是讀過圣賢書的人,但從他的言談舉止全然看不出“仁義”二字。梁山火并時,林沖當面數落王倫,罵他笑里藏刀、言清行濁、心胸狹隘、嫉賢妒能、落第窮儒、胸中沒有文學,難當寨主之位。

  林沖可能太激動了,以至于說出的話有時沒有因果聯系。胸中有沒有文學、考試考沒考好,這跟有沒有資格做寨主壓根兒沒關系。“笑里藏刀、言清行濁、心胸狹隘、嫉賢妒能”等,則是林沖的主觀感受,拿這個給王倫定罪,也有欲加之罪,何患無辭的嫌疑。唯一說得過去的是,王倫確實沒有“大量大才”。這樣的王倫之所以能當上梁山首任寨主,一方面是有造反造得早這一老資格,一方面是如林沖所說,靠元老杜遷等人的協助。

  王倫到梁山落草,屬于白手起家,逐漸在梁山聚起數百號人,很不容易。況且,他把隊伍弄得旗鼓完備,陣仗整齊,號令分明,前有哨探,后有大營,讓那衙門捕盜的人不敢太接近,不敢正眼瞧,即使官家人受命硬著頭皮來緝捕,也是嚇得“屎尿齊流”。王倫的梁山可謂強悍。這說明,王倫還比較有能力,不是一個專靠老資格吃飯的人。

u=565255114,3026497947&fm=23&gp=0_副本.jpg

網絡配圖

  按阮氏兄弟的說法,很多“做下迷天大罪的人”都投奔到王倫“那里躲災避難”,王倫“都收留在”梁山。朱貴的李家道口酒店,按山寨的部署,專門留出一部分經費招待路過的好漢,規格很高,一般是有酒有肉,杯盤整齊。這說明,王倫比較有度量,不是一個毫無接納力的人。

  實際上,王倫不及第,“因鳥氣”落草的造反精神要比林沖的逆來順受強很多。王倫勸楊志別去京城謀求復職,留在山寨做好漢時分析說,高俅那廝“掌軍權,他如何肯容你”?能如此清楚地認識高俅,認清時局,要比宋江的糊里糊涂強很多。這說明,王倫比較有見識,不完全是林沖口里所謂的“腌躦畜牲”。

  占著梁山水泊偌大一個去處,僅僅滿足于“大秤分金銀,大碗吃酒肉,同做好漢”的目標,無法吸引楊志這樣追求進步的高尚青年,因為梁山的終極目標無法滿足楊志博得功名的需求。

  “不怕天,不怕地,不怕官司。論秤分金銀,異樣穿綢錦。成甕吃酒,大塊吃肉”的快活生活令阮氏兄弟羨慕,但是聽說王倫心胸狹窄,不肯“胡亂招人”,弄不弄就搞個投名狀,讓好武藝的林沖受盡了氣,一身本事、義薄云天的阮氏三雄便懶得去入伙。王倫的號召力和吸引力很有限,氣場自然大不了。

  在處理林沖入伙問題時,王倫起初比較熱情,但轉念尋思,我是個不及第的秀才,沒什么本事。杜遷、宋萬的武藝也平常。讓好武藝的林沖入伙,要是以后他占了強,那時自己可怎么對付他?不如找個借口打發走得了。因此,王倫在林沖的接風宴上委婉而堅決地下了逐客令,說什么寨子小、房屋少、力量小,會耽誤你的發展,你還是另投大寨吧,一點路費請笑納,不能容留請海涵。表面上一團和氣,內心其實老黑暗了。

  林沖也不爭氣,聽了這話,一不另尋出路,二不昂揚斗志,而是誓死效忠、低三下四,乞求收留。但是,王倫還是一副安不得人的樣子,朱貴、杜遷、宋萬紛紛進諫,看林沖的本事、看柴進的面子、看江湖的道義,收留林沖吧。王倫一看,局面要失控啊,三個副手都不擁護自己的決定,趕緊巧言偽飾:兄弟們啊,我是不相信林沖的忠誠度,擔心他是官方派來探我們虛實的,他若有心入伙,得拿個投名狀來。王倫有心眼,有盤算,對于一個一把手來說,這沒什么錯誤,錯就錯在他的算盤打得太過陰暗,未能把林沖威脅跑,未能把真正的擔心和下屬溝通明白,結果弄得局面無法控制。此時掌控力有限的王倫,氣場大不了。

u=3872111863,3932155286&fm=23&gp=0_副本.jpg

 1/2    1 2 下一頁 尾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