宋太祖趙匡胤只是一個權術家 每次如何化解危機

2020-12-11 07:28:00 作者: 宋太祖趙匡胤

  趙匡胤只是一個權術家,大家對于趙匡胤的建國,都有自己的想法,在這里有朋友也認為趙匡胤是一個權術家。那么我們該怎么分析這一說法呢,這里不禁讓我們想起趙匡胤的一系列兵變和政變。下面就隨奇趣探索小編來看看吧。

  節度使雖然被剝奪了權力,但軍隊還得由他們掌握,南征北戰更少不了他們。為了進一步控制武將,太祖思來想去,決定對武將采取“用其長技,厚之以財,限之以權,警惕其變”的謀略。公元974年,宋太祖決意征南唐,任命曹彬為西南路行營都部署,潘美為都監,率十萬大軍南征。為了激勵曹彬征戰,臨行前,太祖特地為他舉行壯行宴會。太祖對曹彬說:“江南之事,朕就托付給卿了。切忌暴掠生民。”又親賜曹彬尚方寶劍一把,說:“十萬大軍由卿一人節制。凡副將以下不聽命者,可先斬后奏。”

趙匡胤

網絡配圖

  宴會后,太祖又私下對曹彬說:“卿若攻克江南,活捉李煜,朕定封卿為相。”當時副將潘美在一旁聽得仔細,出朝后便向曹彬預祝官運亨通。曹彬早已看透了太祖的用意,便笑著說:“此次出師,上賴祖宗庇護,下靠眾將士奮勇拼殺。我雖為統帥,如果有幸獲勝,也不敢居功自傲,宰相之職,位極人臣,豈敢覬覦。”潘美說:“天子無戲言,攻下江南,自當加封。”曹彬卻不以為然地答道:“攻下江南,還有太原。”潘美仍然似信非信。第二年,曹彬就攻克江南,俘獲南唐后主李煜,凱旋回朝,向太祖奏捷。太祖見曹彬果然不負所望,大獲全勝,心里十分高興,但一想起自己對曹彬的許諾,不覺犯難了。他認為宰相居一人之下,萬人之上,權任最重,斷不能由武將擔任。如果擁兵權者為相,軍政大權操于一人之手,勢必震主凌上。因此決不能封曹彬為相。于是他和顏悅色地對曹彬說:“朕本想任將軍為宰相,但而今北漢未平,待將軍攻平北漢后,自當加封。”結果正如曹彬所料,太祖果然自食其言,背約失信。潘美與曹彬相視,不覺會心一笑。二人的表情正好被太祖瞧見,便追問原因。潘美便將前次二人所言如實稟報。太祖聽后,也頗有內疚之色,便賜曹彬50萬錢作為補償。曹彬退朝后自我解嘲道:“人生何必做宰相,好官亦不過多得錢而已。”

  歷史上那些以非常手段奪取政權的人,他們往往對自己的統治能否鞏固特別關注,深恐別人也用同樣的手段奪走他們的政權。靠政變上臺的人特別怕別人對他發動政變,靠施展陰謀手段上臺的人必然對別人的陰謀詭計保持高度的警惕。那些用不正當手段奪取政權的陰謀家,違背了封建倫理道德,盡管他們用各種方法掩飾,為自己披上一層又一層合法的外衣,但他們仍害怕不能盡掩天下人的耳目,認為天下不服之人很多,因此產生多疑、猜忌、殘忍、歹毒的心理,采取極端手段誅滅那些參加奪權的知情者。

  趙匡胤發動陳橋兵變,奪取后周政權后,先后擊潰了后周殘余勢力李筠和李重進的反叛,基本鞏固了北宋王朝的統治。隨后,宋太祖就著手考慮如何革除五代時期驕兵悍將任意廢立主上的弊端,采取切實措施加強中央集權。宋太祖既然是通過兵變奪取政權的,因而對手下那班參與兵變的功臣們總是心有余悸。

趙匡胤

網絡配圖

  趙匡胤發動陳橋兵變,奪取后周政權后,先后擊潰了后周殘余勢力李筠和李重進的反叛,基本鞏固了北宋王朝的統治。隨后,宋太祖就著手考慮如何革除五代時期驕兵悍將任意廢立主上的弊端,采取切實措施加強中央集權。宋太祖既然是通過兵變奪取政權的,因而對手下那班參與兵變的功臣們總是心有余悸,時時懷有警惕之心。他有一句名言:“臥榻之側,豈容他人酣睡。”這雖然是針對南唐政權而言的,卻也把他對功臣的戒備之心表露得淋漓盡致。對南唐可以用武力征伐,但對手下的開國元勛則不能采用同樣的手法。深諳機謀的宋太祖對此是非常清楚的。

  趙匡胤在后周時曾任殿前都點檢。他利用社會上流行的“點檢作天子”的民謠,發動陳橋兵變,登基為帝,建立了宋朝。他即位以后,曾任命自己的莫逆之交慕容延釗為殿前都點檢。但他一想到“點檢作天子”的民謠,心里就很不自在,于是不久就調慕容延釗為山南西道節度使,并乘機撤銷殿前都點檢一職,將統領禁軍的大權收歸自己掌握。一天,太祖召見謀臣趙普,詢問治國的良策,他說:“自唐朝末年以來,數十年間,帝王先后改換了八個姓氏,戰亂頻仍,生靈涂炭,是什么原因造成了這種局面呢?朕想使國家擺脫戰爭,達到長治久安,不知你有何良策?”趙普回答道:“陛下深謀遠慮,提出這一問題,此乃天地人神之福也。唐末以來皇祚數移,兵革不休,戰亂頻仍,根本原因就在于方鎮勢力太大,君弱臣強。現在要革除這一弊端,唯有削奪方鎮的權力,限制他們的財力,收編他們的精兵,這樣天下自然就安定了。”

趙匡胤

網絡配圖

  當時,宋太祖的心腹大將石守信、王審琦等因擁立之功而執掌中央禁軍。宋太祖對這幾位心腹大臣同樣極不放心,唯恐他們故技重演,唆使部下黃袍加身,將自己取而代之,于是他決心削去石守信等人的兵權。

  這一天,太祖晚朝,國事已畢,太祖對石守信、王審琦、張令鐸、趙彥徽等幾位領兵大帥說:“愛卿等留步,朕今晚在便殿設宴,與卿等共賞明月,盡君臣之歡。”幾位節度使受寵若驚,欣然入席,君臣圍案而坐,觥籌交錯,接杯換盞,說不盡的奇珍異味、瓊漿佳肴。太祖滿面春風,盡情暢飲,談古說今,海闊天空,興致極高。石守信等人見太祖如此有興致,也逐漸忘記了君臣禮儀,暢懷豪飲。太祖見時機已到,便借著酒性,突然話鋒一轉,長嘆一聲道:“朕若無卿等擁戴,哪有今日。但身為天子,實在不如卿等節度使快活。朕自受禪以來,從未有一夕安眠”石守信等一聽,連忙離座問道:“陛下何憂之有?”太祖又嘆了一聲,說道:“朕與卿等乃患難之交,不妨直言告訴你們吧。朕時常憂慮這皇帝的寶座是否穩當。”

 1/2    1 2 下一頁 尾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