揭秘曹操的“唯才是舉”為何被黑?

2020-12-11 17:10:24 作者: 揭秘曹操的&

  古時的政治理論家趙蕤曾經在《長短經》中說到“人才難得,欲成就一等事業,必得一等人才。有齊桓公見稷之誠,劉備三往隆中之志,人才可得,事業可成”。現今以綜合國力為基礎的國家之間的競爭,說到底,也是人才之間的競爭。但對于什么是人才,其標準應該如何勘定,儒法兩家爭論了上千年,迄今為止,亦無定論。筆者以淺薄的資質、駑鈍的才華,自然也不敢對“何為人才”妄下斷論,唯有追述古人,淺議一二。

  三國時期的杰出詩人、王佐之才——曹操曾在《推恩令》中說“有德之士,未必能進取;進取之士,未必能有德。陳平豈篤行?蘇秦豈守信耶?然陳平定漢業,蘇秦濟弱燕者,任其長也”。曹操起于寒族之家,明于盛衰之道,通于成敗之數,又加上生逢亂世,為了重修宇內、整飭朝綱,故此他的用人之道很大一部分繼承了法家的衣缽。“唯才是舉”其實也是推衍自“七術”中的“恃術不恃信”,即大力肯定荀子的“性惡論”,認為臣子的利益從本質上講,跟他們這些帝王將相是相沖突、甚至是對立的。于是,他便提倡完善制度、修繕法規,提高領導藝術,以駕馭和操控下屬。也正因為曹操寄希望于“體制約束”的思想,促成了他用人不拘一格的特征。

101-1502050TG45P_副本.jpg

網絡配圖

  相比之下,文子對人才的標準近乎擇賢選圣,他說:“總括人才的美德,應該具備‘心欲小,志欲大,智欲圓,行欲方,能欲多,事欲少’六個特征。”所謂“心小”,意思是說性格要謹慎周密,在禍患還沒有發生的時候,就能考慮到預防的措施;災禍剛剛顯露出征兆的時候,就能提高警惕,有所戒備。最根本的對策是不放縱內心的欲望;所謂“志大”,是說立志要宏大,以實現天下大同、全人類共同富裕為己任,在錯綜復雜的是非風云面前,堅持不偏不倚、公正無私的總則;所謂“智圓”,意思是說智慧要圓融無隙,象圓形球體一樣,處處融合,找不到起點和終點,但是能夠包容四方,沒有達不到的地方,又象地底深處的泉水,永遠不會枯竭;所謂“行方”,意思是說行為要正直端方,不屈不撓,純潔清白,有如蓮花,出污泥而不染,濯清漣而不妖,在貧窮的煎熬下,決不改變情操,飛黃騰達了,又不被沖昏頭腦;所謂“能多”,意思是說才能要達到文武兼備,不論是在有所作為還是靜默孤獨的時候,都能使自己的言行合乎道德規范;所謂“事少”,是說善于把握事物的要領和關鍵,做到舉一發動全身,以一機治全局,以靜制動,以靜待躁。亦即是說國家的興廢之道,全在人治,主張通過為政者“欲影正者端其表,欲下廉者先己身”、“子帥以正,則孰敢不正”的表率作用來引導屬下修德律己,以達到政興人和、國泰民安的境地。

  因此在人才的勘定問題上就出現了兩種截然不同的標準——“唯才是舉”和“德才兼備”。對于這二者的優劣長短,歷來為史學家爭論不休。北宋時期被譽為“詩中彌勒”的黃庭堅就曾大唱:“司馬丞相昔登庸,詔用元老超群公。楊綰當朝天下喜,斷碑零落臥秋風”的頌歌,力推圣朝“德才兼備”的用人理念。近代學者張理先教授則引用《黃石公》中的言論“使智、使勇、使貪、使愚,智者樂獻其計;勇者盡其所能;貪者決取其利;愚者不避其死,始為天下王矣”,認為一個人要成就驚人的藝業,難免要跟形形色色的人打交道,想要調動他們的積極性,并成為其中的領導核心,就要建立體制和把握權術。依筆者看來,雙方所言各有道理,單單依靠修德律己的理念來制約下屬,的確容易造成基層官員的平庸化和厚黑化,形成庸才或厚黑之人把持大權,“黨同伐異、排除異己”的怪圈;而過分強調“唯才是舉”則會給品行不端、善弄陰謀的人以要求晉升的借口。實在令人進退維谷!

300642-HNGPNQ.jpg

網絡配圖

  諺曰:“古有驊騮,令之無有,王選于眾,王好馬矣;古有豹象之胎,今之無有,王選于眾,王好味矣;古有毛嬙、西施,今之無有,王選于眾,王好色矣;王必待堯舜禹湯之士,而后好之,則堯舜禹湯之士,亦不好王矣。”可見,在自然界中,就連馬匹的外形、菜肴的味道都參差不齊,又怎么能夠要求人的德行完美無暇呢?非要等到大智大賢如姜子牙、伊尹之流出現,才去禮賢下士并使用他們,不也太虛無縹緲了嗎?

  《人物志》中說到:“一、厲直剛毅,材在矯正,失在激訐[強毅之人,恨剛不和,不戒其強之唐突,而以順為撓,厲其亢。是故可與立法,難與入微也]。”意思是嚴厲正直、剛正不阿的人,他的才能適合于做糾正失誤、整頓治理的工作,可是又很容易犯偏激過火、攻擊別人的短處、揭發別人的陰私之類的錯誤[堅強剛毅的人,其性格特點是兇狠強硬,很難與人和睦相處,在為人處事上,不是克服自己由于太剛強而言談舉止冒失莽撞的不足,反而認為柔順就是屈從,變本加厲地加強他的過火行為。所以有這種性格的人可以讓他搞立法工作,不能讓他處理具體事務]。

  “二、柔順安恕,美在寬容,失在少決[柔順之人,緩心寬斷,不戒其事之不攝,而以亢為劌,安其緩。是故可與循常,難與權疑也]。”意思是性情溫柔隨和、安靜寬恕的人,優點是寬容大度,缺點是對人對事下不了決心[柔弱和順的人,遇事總是猶豫不決,處理問題抹不開面子,不是克服自己拿不起放不下的缺點,反而認為意氣奮發太傷人,對自己的不緊不慢心安理得。有這種性格的人,可以讓他做循規蹈矩的日常工作,很難讓他裁決疑難問題]。

  “三、雄悍杰健,任在膽烈,失在少忌[雄悍之人,氣奮英決,不戒其勇之毀跌,而以順為恇,竭其勢。是故可與涉難,難與居屈也]。”意思是英雄驃悍、精力健旺的人,優點在于肝膽照人,性情剛烈,缺點在于不太顧忌別人的情面或事情的后果[雄健驃悍的人總是意氣奮發,敢做敢當,他不警惕自己勇往直前的做法會使自己遭受挫折甚至毀滅,反而把恭順有禮當做膽小怕事,做什么事總要把自己的精力使盡才罷休。這樣的人,可以讓他去辦充滿艱難險阻的事,很難讓他在情況惡劣的環境下,完成忍辱負重的任務]。

 1/2    1 2 下一頁 尾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