揭秘:中國歷史上唯一在監獄中長大的皇帝是誰

2020-12-11 18:40:00 作者: 揭秘:中國歷

  監獄中長大的皇帝:劉病已,長安天牢里的一名欽定的死囚。他這輩子連平平安安做個老百姓都是奢望,卻鬼使神差地成為皇帝。劉病已登基后改名劉詢,史稱漢宣帝,被譽為西漢王朝的“中興之主”。有人說他是中國歷史上唯一一位在監獄中成長的皇帝,還有人根據劉病已的事跡編寫了熱播的電視連續劇《烏龍闖情關》。劉病已是怎么做到的?經歷了什么樣的傳奇? 

1_副本1.jpg

  圖片來源于網絡

  公元前92年,魯國(今山東曲阜)人丙吉迎來了自己政治命運的重大轉機。丙吉自幼學習律令,曾經擔任過魯國的獄吏,因有功績,被提拔到朝廷任廷尉右監(廷尉的高級助手,相當于現在的最高檢察院檢察官)。遺憾的是,在朝廷中任職,僅僅需要政績是不夠的。丙吉顯然不適應中央的復雜關系,不久因涉案受到株連,罷官出京,到外地去擔任州從事。

  這一年,長安城內發生了“巫蠱之禍”。這場大禍發生在年老的漢武帝和并不年輕的衛太子劉據之間。劉據因受敵對勢力和佞臣們的誣陷,為父皇漢武帝所疑。他懼禍而被迫起兵討伐江充,兵敗被迫自殺。其母、武帝皇后衛子夫也隨之上吊自殺。漢武帝在盛怒之下,喪失了清晰的判斷力,嚴令深究衛太子全家及其黨羽。衛太子全家被抄斬,長安城有幾萬臣民受到株連。許多京官被削籍為民。因“巫蠱之禍”案情復雜,涉案人員極多,加上許多京官本身又受到株連,因此朝廷從地方抽調辦案人手。丙吉因為擔任過廷尉右監,與本案沒有牽涉,因此被調回長安參與案件審理。

  在政治高壓和白色恐怖之中,所謂的案件“審理”完全是一句空話。一切都已經被定性了,丙吉等人的工作實際上就是貫徹上意、完成程序、懲罰犯人。具體到丙吉的任務,則是主管長安的監獄。

  長安的天牢中有一個剛滿月的嬰兒,因為受“巫蠱之禍”的株連被關入大牢。他就是衛太子的孫兒,漢武帝的曾孫。衛太子劉據納史良娣,生下了史皇孫劉進。皇孫劉進納王夫人,生下了這個嬰兒,稱為皇曾孫。小嬰兒剛出生就遭到“巫蠱事”,太子、良娣、皇孫、王夫人等親人都遇害身亡。小嬰兒尚在襁褓之中。政敵們不知道如何處置他,就將他關在大牢中等待命運的審判。

3_副本1.jpg

  圖片來源于網絡

  盡職的丙吉在檢查監獄時發現了這個小皇曾孫。當時的嬰兒經過長期的啼哭,又長期缺奶,早已是奄奄一息。善良的丙吉于心不忍,就暗中在牢房中找了兩個剛生育還有奶水、人又忠厚謹慎的女犯人(一個是淮陽人趙征卿,一個是渭城人胡組)輪流喂養這個嬰兒。丙吉還給小嬰兒找了一間通風、干燥的牢房,提供了冷暖適中、物品齊全的條件。

  在接下去的幾個月里,丙吉每月得到俸祿,就先換來米肉供給牢房中的小皇曾孫。他堅持每天檢查嬰兒的生長情況,不準任何人驚擾孩子。有時候,丙吉實在太忙或者生病了,也派家人早晚去探望小皇曾孫,看看被褥是否燥濕、飲食是否得當。然而監獄中的條件畢竟惡劣,剛出生的皇曾孫經常得病,甚至數次病危,丙吉都及時地命令獄醫診斷,按時給孩子服藥,才使孩子轉危為安。丙吉的俸祿原本就不寬裕,現在又要照顧一個體弱的嬰兒和兩位奶媽,但他總是先想著嬰兒,精心照料。如果沒有丙吉無微不至的照顧,小皇曾孫早就死在獄中了。兩位犯罪在監的奶媽也將小皇曾孫視作自己的孩子,精心照料。就這樣,可憐的孩子在獄中竟然奇跡般87地成長了起來。

  當丙吉在監獄中細心照顧尚是犯人的皇曾孫的時候,監獄外的“巫蠱之禍”還在繼續,連年不絕。小皇曾孫已5歲了,還沒有離開過監獄的高墻。丙吉覺得將孩子終身養在監獄中終究不是辦法,就試探著請高官貴族收養這個孩子,給孩子正常的成長環境。當時的高官顯貴們一知道孩子的來歷,都避之不及,沒有人愿意收養。沒有辦法的丙吉只好繼續照顧著小皇曾孫。

  在小孩子一次大病痊愈后,丙吉看著體弱多病的小皇曾孫,替他起名為“病已”。意即孩子的病已經全好了,以后再也不會得病了。這個孩子于是就叫做了“劉病已”。 

4_副本1.jpg

圖片來源于網絡

  后元二年(公元前87年),漢武帝生了重病,往來于長楊、五柞宮殿之間調養。有人想在漢武帝病重間再次興風作浪,指示看風水的上書說長安監獄中有天子氣。多疑的漢武帝竟然派遣使者命令官府說,關押在長安監獄中的犯人,無論罪行輕重,一律殺之。老皇帝希望通過這樣決絕的做法來掃除一切對自己權力的威脅。

  內謁者令郭穰連夜趕到丙吉主管的監獄,要執行皇帝的旨意。丙吉勇敢地抗拒圣旨,命令關閉監獄大門,拒絕使者進入。他隔著墻壁高喊:“皇曾孫在這里。其他人因為虛無的名義被殺尚且不可,更何況這是皇上親生的曾孫子啊!”

  雙方僵持到天明,郭穰還是進不去監獄。他只好返回宮中將情況報告給漢武帝,并彈劾丙吉抗旨。漢武帝受到這次挫折后,反而頭腦清醒了許多,嘆氣說:“這也許是上天借丙吉之口來警示我吧!”

  漢武帝沒有追究丙吉的罪過,也沒有繼續下達殺犯人的圣旨,相反卻宣布大赦天下。說來也奇怪,不久漢武帝的病竟然好了。

  丙吉主管的監獄一下子就空了。劉病已的兩位奶媽分別回淮陽和渭城去了。劉病已也不再是犯人了,可以做一個自由的普通百姓,真正算是虎口脫險了。丙吉忙張羅著給劉病已找一個去處。他終于打聽到劉病已的父親史皇孫劉進的舅舅史家。史家的一個女兒嫁給了衛太子劉據,就是史良娣。當時史家還有劉病已的舅曾祖母貞君和舅祖父史恭,一家人住在長安近郊的杜縣。 

 1/2    1 2 下一頁 尾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