曹睿的兒子曹芳錯失皇位僅因堅果?

2020-12-11 21:39:12 作者: 曹睿的兒子曹

  公元254年九月,魏國大將軍司馬師上奏皇太后,擬將魏國傀儡皇帝曹芳廢黜,改立高貴鄉公曹髦為帝。

  司馬師廢掉曹芳的理由很簡單:“不親萬機,耽淫內寵,沉漫女德,日延倡優,縱其丑謔……不可承天緒,奉宗廟。”然后列舉一些事實,諸如曹芳寵愛戲子郭懷、袁信等人,在建始芙蓉殿前玩裸袒游戲;讓戲子們在廣望觀前的大街上扮演“遼東妖婦”,進行性交表演,行人側目以避;太后病重期間,不去寬慰,反而與婦人在后花園竹林里嬉戲作樂等,以證明曹芳確實鬧得太不像樣,再也不能擔任皇帝了。

1484719141139823.png

網絡配圖

  然而實際情況是不是如此?這一點在當時沒多少人感興趣,人們也懶得過問。因為大家心里跟明鏡似的:曹芳有多邪惡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他完全失去了掌控天下的權力,早已落到了名存實亡的地步,司馬師只要想廢他,隨便找個理由就行,哪管它是不是事實呢?再說這種破事也不是好管的,除非你不怕腦袋搬家。

  曹芳也毫不在意司馬師往自己身上潑了多少臟水。那天,他在宮中和太后對坐閑談,氣氛相當融洽。突然有個叫郭芝的人闖進來,代表司馬師通知他必須下臺。曹芳不僅屁都未放一個,而且愣都沒愣一下,站起來拍拍屁股就走,非常干脆和灑脫。他仿佛做好了一切準備,早就等著這一天到來。太后雖然有些不高興,說要親自向司馬師討個說法,但遭到郭芝拒絕后,再也不敢出言相救。

  皇權已經脆弱到這種地步,真可謂人為刀俎,我為魚肉,不聽任司馬師擺布和宰割,還能怎么樣呢?

  不過司馬師早不動手晚不動手,偏偏選擇這個時候廢黜曹芳,還是有其內在原因的。

  當年二月,在宮中掌管文書機要的中書令李豐和皇后的父親張緝等人,密謀除掉司馬師,以夏侯玄為大將軍,代替司馬師執政。他們出于義憤,想為曹魏政權出把力甚至灑一腔熱血,精神雖然十分可嘉,但憑他們的地位和能力,怎么可能辦成這件大事?事實果然如此。他們的密謀還處于思考階段,還沒來得及實施,司馬師就知道他們想做什么,于是先下手為強,不費吹灰之力便把他們處理掉了,另有許多人受牽連被殺。

曹睿

網絡配圖

  司馬師認定這件事與曹芳有關,盤算好了要找他算賬;曹芳對李豐和張緝之死,心中也頗為憤憤不平。

  半年之后,蜀國大將領兵進犯隴右,魏國命令鎮守許昌的安東將軍司馬昭帶兵前去征伐。司馬昭是司馬師弟弟,兩兄弟一內一外,共同把持魏國朝政。這本來是一件稀松平常的例行公事,不應該有什么意外情況發生。然而,曹芳身邊幾個“忠心保皇”的小臣卻想赴湯蹈火,完成李豐和張緝的未竟事業,干出一件驚天動地的偉業來。他們的如意算盤是:趁司馬昭向曹芳辭行的時候,出其不意將其刺殺,然后再利用司馬昭帶來的軍隊攻打司馬師,這樣就可以一箭雙雕,徹底搞掉司馬氏集團。

  曹芳是否同意他們的冒險行動,不得而知,但至少沒有反對。這幾個小臣不僅為曹芳寫好了行動命令,而且將它放到了曹芳的辦公桌上,就等他簽發執行。這個看似一石二鳥的計謀,能奏效嗎?遺憾的是,這是一個偽問題—關鍵時候,曹芳沒有簽署這份文件,這個計謀當然只能胎死腹中。曹芳不簽發這份文件,小臣們哪敢擅自行事?因此良機就這樣錯失了,司馬昭安然離開。

  曹芳既然默認小臣們的行動,關鍵時候怎么不簽發行動計劃呢?史書記載的原因是:司馬昭進來的時候,曹芳正在剝食一種名叫栗子的小堅果,似乎完全忘記了還有一件極其重要的公務等著他處理。旁邊的跟班眼看時機就要錯過,心里急得要命,于是尖著嗓子拼命高唱“青頭雞、青頭雞”!所謂“青頭雞”,其實就是鴨的別稱,而“鴨”與“押”諧音,他們是暗促曹芳下決心在殺掉司馬昭的詔書上簽字畫押。可是不管旁人如何喊破嗓子,曹芳始終無動于衷,照吃栗子不誤。一場精心設計的好事就這樣被幾粒堅果搞黃了。

曹睿

網絡配圖

  但曹芳真的是因為只顧得上吃栗子,一時忘記了簽發那份公文嗎?事情未必這么簡單。其實,他只是想用吃栗子的行為來掩飾自己內心的恐懼,不讓司馬昭看到自己有加害他的企圖。因為按照當時的形勢,曹芳如果真要實施這一計劃,無異于以卵擊石,自取滅亡。后人雖然可以責怪他膽小怕事,不如他的繼任者曹髦敢作敢當,卻不能說他不理智,很傻冒。后來曹髦面臨同樣的尷尬時,確實選擇了流血,勇氣也十分可嘉,但除了獻出包括他本人在內的許多人的生命外,于曹魏政權卻絲毫無補。

  曹芳雖然成功掩飾了自己的恐懼,卻沒有躲過司馬昭精明的眼睛。曹芳前腳剛出宮,后腳就有人跟進來,這個人就是司馬昭派來通知他下臺的郭芝。可見,在充滿血腥的你死我活的權力斗爭中,曹芳是沒法明哲保身的。曹芳被廢黜后,雖然茍且偷生了20年,但其內心的痛苦,又有幾人知道?

免責聲明:以上內容源自網絡,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,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。

 1/2    1 2 下一頁 尾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