狄仁杰:判決積壓案件 無一冤案

2020-12-11 23:08:48 作者: 狄仁杰:判決

    因為系列劇《神探狄仁杰》的熱播,那個和藹可親,略帶一點冷幽默的胖子一下子成為觀眾們最喜愛的角色之一。 不過,真實的狄仁杰恐怕就沒那么可愛了。 在史書記載中,狄仁杰道德完美,好跟人爭斗,不論皇帝還是同僚,他總要與之爭個黑白分明。 但是,這樣一個好爭斗的人,卻能在兇險的廟堂之上不動如山,占了李姓皇位的武則天尊他為國老,而重掌乾坤的李氏卻也賜他無盡哀榮。 他究竟是怎么做到的呢? 擠兌同僚的好手 中國有個成浯叫作“唾面自干”。這個成語是說,別人往自己臉上吐唾沫,不能擦掉,而應該讓它自己風干。人們往往用這個成語來形容一個人受了侮辱卻能極度隱忍,從來不加以反抗。這個成語故事的主角叫婁師德,當時跟狄仁杰是武則天的左膀右臂。 

狄仁杰

網絡配圖

  盡管同為相國,兩個人的能力卻有差別。狄仁杰出類拔萃,婁師德卻顯得有些平庸。盡管婁師德是個謙謙君子,從來不會和任何人發生矛盾,但盛氣凌人的狄仁杰就是看不慣他和自己平起平坐,擠兌起婁師德來,不遺余力。 婁師德是個信奉唾面自干的人,任憑狄仁杰怎么欺負,他似乎都不放在心上。這樣一來,反而讓外人都看不過去了,他們認為狄仁杰連老婁都不放過是不是有些太過火了。但大家都知道狄仁杰向來自高自大的秉性,所以也沒有一個人敢出來調解此事。最后,連武則天也看不下去了,只好親自出面做狄仁杰的工作。 武則天是當時的最高領導人,掌握的材料當然比任何人都多。同時,武則天也特別善于做思想政治工作。 有一天,散朝的時候,武則天留下狄仁杰,聊了幾句。 

   她單刀直入地問狄仁杰:“我這么重用你,你知道這是為什么嗎?” 狄仁杰答得也很干脆:“我是一個從來不知道依靠別人的人,而您最后居然重用了我,我想一定是因為我的文章出色外加品行端方。” 盡管這樣的回答在武則天意料之中,但是狄仁杰的口氣還是令她有些小小的不快,她呷了一口茶,又咽了一口唾沫,盡量用平靜的語氣說道:“狄先生啊,這你就只知其一,不知其二了。當年,我對你其實一點了解也沒有,為什么想起來提拔你啊,全仗有人在我面前推薦你。”

武則天

網絡配圖

  這次輪到狄仁杰吃驚了:“真的啊?我怎么想不起來會是誰推薦了我呢?” “給你三次機會,你猜一下吧?但我想,就是給你十次機會你也猜不出來!” 狄仁杰是個聰明人,見皇上這么說,就順口答道:“那就請皇上您直接告訴我好了。” “告訴你吧,你能有今天,靠的不是別人,而是婁師德,就是他在我面前三番五次推薦你的!” 武則天似乎看出了狄仁杰的驚詫和難以置信,隨即讓侍從取來檔案柜,笑著對狄仁杰說:“你自己去打開看一下里面的東西吧。” 檔案柜打開了,十幾封寫給皇上的推薦信一一呈現在狄仁杰面前,這些推薦信的主題只有一個,那就是推薦狄仁杰擔任重要職務。十幾封推薦信的作者也只有一個,那就是婁師德。 這一下輪到狄仁杰無地自容了,原來自己能有今天,靠的全是婁師德當年的大力推薦。自己不領情也就罷了,誰知自己還時時打擊婁師德。而更令他慚愧的是,婁師德居然從來不自恃有恩于人,居然一直默默承受冷嘲熱諷而不做任何解釋! 終于,狄仁杰用自己的好斗,成就了一個流傳千古的名言:“宰相肚里能撐船”。

   名偵探的資本 狄仁杰的家世并不顯赫,他的父親只是做過夔州(今重慶奉節)長史而已。狄仁杰的“夾生”從小就表現出來了。 有一次,家中出了命案,縣吏來查案的時候,家里人為了避嫌,紛紛向縣吏匯報案情。可就狄仁杰不買賬,一個人坐在書房里讀書。縣吏覺得這小孩兒不給面子,就去質問他。狄仁杰回答說,圣賢們在書上沒教我不經觀察就去瞎說話,所以我沒空理你!把縣吏氣得夠戧! 狄仁杰進入官場的敲門磚并不硬,因為他的證書是考明經得來的。據著名歷史老師袁騰飛介紹,明經科就是填空,子曰什么時習之,你填上“學而”就完了。明經好考,所以考上之后也做不了大官。進士科就特別不好考,詩詞曲賦、國家大政方針,該不該舉辦奧運會,你得寫一篇論文。 盡管家庭背景普通,加上明經出身,狄仁杰并沒有因此少得罪人。

狄仁杰

網絡配圖

   一天,狄仁杰的同事要被安排出使西域,以孝道著稱的他認為同事家中老母臥病在床,就想替他出使,可遭到了上司的反對。狄仁杰不顧自己位卑,反過來質問上司:“讓一個老母親整日思念千里之外的兒子,你們難道就沒有愧疚么?” 最后,上頭果然換了他人出使,但狄仁杰也因此遭到怨恨。 好在當時的唐朝剛剛顯露出勃勃生機,擁有真才實干的狄仁杰經過十數次升遷貶謫后,終于在唐高宗儀風年間當上了大理丞。 在任期間,他創造了一個不可思議的紀錄:一年中判決了大量積壓案件,卻沒有一人喊冤。 智斗來俊臣 當上了京官,狄仁杰依然一副天不怕、地不怕的姿態。 譬如,唐高宗要到汾陽宮去視察,當地的長官為了討好皇上,決定新開一條御道,但在狄仁杰的堅決反對之下,御道修建計劃被迫中止。

   又如,左司郎中王本立恃寵用事,朝中大臣都很怕他。可是狄仁杰卻不以為然,經常抓住機會彈劾王本立。即使唐高宗有意偏袒,狄仁杰也不為所動。最后,他還真把王本立給扳了下來,一時朝廷肅然。 在武則天當政時期,狄仁杰還遭遇了人生最大的危機,那次的對手是武承嗣和著名酷吏來俊臣。 武承嗣認為,狄仁杰將來一定會成為自己被立為皇嗣的最大障礙。因此,他就指使酷吏來俊臣誣告狄仁杰等人謀反,并隨即將狄仁杰逮捕下獄。 當時法律中有一項條款:“一問即承反者例得減死。意即如果一個人主動承認自己有謀反罪可以減輕罪行,其意思接近于今天所說的“坦白從寬,抗拒從嚴”。 來俊臣逼迫狄仁杰承認“謀反”,狄仁杰隨即予以完全承認:“謀反是事實!”得到了狄仁杰的口供,來俊臣滿心歡喜,也就放松了對狄仁杰的警惕。 誰知,狄仁杰只是用這招兒來麻痹來俊臣的。其后,狄仁杰趁獄吏不備,偷偷寫下了上訴材料,悄悄放在了自己的棉衣之中,并請獄吏轉告家人將棉衣取走。 

 1/2    1 2 下一頁 尾頁